一位老人的遗作–我这一辈子(2)

虎爸按: 这是一位朋友的舅舅, 从八十四岁高龄的时候开始, 用手写板一字一句在电脑上写下的回忆录, 由于老人家仙逝, 所以并未完成.  文章虽谈不上文采, 但真实地记录了一个中国普通知识分子的人生路程, 跨越了从民国到共和国的中国历史. 朋友希望我把它放在网上, 以期永久保留这份文档. 文章未作任何改动, 完全复制粘贴过来. 由于文章较长, 我把它分为几个部分贴出来.

                我这一辈子(2)

 一九三六年春,大哥到飞龙寺小学当老师,带了我、三哥和汪镇华老表去读公立小学。我上三年级,开始学统一的课本。大哥还买了六册一套的【少年文库】给我们外课阅读。从中,我知道了一些生活和生理卫生方面的科学知识。在那里还看见了学校为多招学生,扩建教室而打毁了的菩萨。原来,菩萨都是泥塑木雕的,从此,我就不再相信有鬼神了。一九三七年,我又回到家里,在自家办的私人学校学习。老师是大哥和段老师。学习内容有四年级的课本、珠算,还读过【左传】。这一年的七月七日,发生了“卢沟桥事变”,我们才知道日本帝国主义已全面地、大规模地进攻我们中国,我国也开始了全面的“抗日战争”。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自然就产生了“同仇敌忾”的感觉,大家都十分痛恨日本侵略者,称他们为“日本鬼子”。

一九三八年大哥在我们家不远处的一所李家私人学校当老师,我在那里读小学五年级,同时,他到周家祠小学为我注了册,期末才过去考试。在大哥那里,除了学统一的课本、学音乐、看医书,他还教我开始学英语,这给我后来读初中时学英语打下了一些基础。当时,大哥在家里安装了一部矿石收音机,可以收到成都的广播。他知道许多国内外的新闻,在家里、课余或往返学校和家的途中,他常常要给我们讲一些他知道的事:如“死光”(武器级的激光)很厉害,只要一照,就可以把很远的东西烧毁。还说,美国华尔街的大资本家一秒钟要赚好多万美元,以及一九三零年前后,全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大危机时的一些怪现象:工人大批失业,生活困难,资本家却烧毁小麦、把牛奶往海里倒。说明那种社会也不好。抗日前线的事,他更是经常提起,但国土沦丧方面的坏消息居多,大家都很担心,怕当亡国奴。这年春天,终于传来了“台儿庄大捷”的好消息,真让大家高兴了好一阵子,觉得我们中国人也是不好欺负的。但在这之后不久,一个夏天的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们看见了日本轰炸成都后往回飞的大批飞机。后来听说有一百零八架,简阳有个地方也遭了炸,成都盐市口都烧光了,炸平了,死伤了很多人。大家是更加痛恨“日本鬼子”了 。

 抗日战争时期,由于国共合作,课堂上,语文(当时叫国文)老师也给我们学了朱德和毛泽东的故事。知道他们生活简朴,平易近人,能和士兵打成一片,是朴实的人。课外,老师还给我们学过吴芳吉写的情节凄楚动人的【婉容词】。朗读时候,许多同学们,不论男女都泣不成声。这哭声音是对婉容的遭遇深深的同情,是对其不平表现出了一种悲愤和控诉。应该为妇女鸣不平的思想油然而生。此后多年,直到七十多岁,这一首词,我都还能大体上背得出来。可见其印象和影响都是极为深刻的。

大哥从教十余年。我的小学阶段,他虽然只教了我三年,但他那种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精神;严格要求,却又令人心服口服教育方式方法,非常使人敬佩。他告诉我们,读书要在懂得的基础上记得、背得,反对“死记硬背”。他的口头警语是“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特别是他告诉我“要好好读书,以后出去成家立业,不要依靠这个家庭.”的教导,从我们家的具体情况来看,这更成了决定我一生命运的至理箴言,使我受益终身。可惜四四年春,我初中快毕业时,他在三十六岁的年头上,因肺结核英年早逝。我十分怀念他,至今,我心里始终是非常感谢他的。这就是多年来,我虽然年老力衰,体弱多病,仍以抱病之躯,长途跋涉,爬坡上坎,都要去给他扫墓的根本原因。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5 条评论 on "一位老人的遗作–我这一辈子(2)"

commenter

我这一辈子,的确是个很长的话题。

commenter

我始终相信,这些人是中国的脊梁

commenter

有自己的梦想及信仰,一辈子始终如一,试问有多少可以做到?

commenter

Your articles are for when it abeulotsly, positively, needs to be understood overnight.

commenter

Hallo,falls Du den LebensSchlüssel schon vermisst hast,so kann ich Dir sagen, dass ich ihn auch vermisse! Aber wir sind dem Pannenteufelchen auf der Spur, hihi Alles Liebe und immer alles mit viel Humor Kathi

发表您的评论

尊姓大名:
Email 地址:
网站地址:
评论内容: